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您的位置:手机网上赌场哪个最好 > 网上赌场手机在线 >

日军在抚顺制造的斑猫岭惨案,因一人扛不住酷刑,十八人最终惨死


点击:112 作者:手机网上赌场哪个最好 日期:2020-12-31 15:31:14
\u003cp>随着九一八事变,东北沦陷,面对日本侵略者的肆意杀戮, 东北人民自发地组织起各种形式的抗日武装与日本侵略者进行了英勇斗争。\u003c/p>\u003cp>\u003cimg src="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0_45/7828195D0470A6D21BE2121CB37F96BB67963679_w800_h579.jpg" />\u003c/p>\u003cp>1935年左右,在辽宁省抚顺县海浪乡安家峪村农民朱乐海组织起了一支有数十名农民参与的抗日武装,在抚顺和沈阳交界地区进行抗日游击活动。这支抗日武装的物资大多由当地的富裕人家提供资助,而在这些富裕人家和游击队之间负责牵线联络的是一个周玉金的男子。\u003c/p>\u003cp>周玉金是抚顺县海浪乡楼子沟一个半农半闲的农民,农忙的时候下地,农闲的时候便到处打打零工,早年间曾在台沟放养山蚕,因此认识不少当地人。\u003c/p>\u003cp>周玉金暗中牵头帮助抗日武装的消息,后来被驻扎在沈阳姚千户屯的日军守备队掌握,于是开始策划抓捕周玉金并进而摧毁朱乐海领导的这支抗日武装。\u003c/p>\u003cp>1936年10月24日,当周玉金前往姚千户屯购买东西的时候,被日军守备队当场抓获。随后便被带回守备队施以酷刑,进行了非人的逼供。周玉金被打得遍体鳞伤,骸骨都被打坏,最终熬不住酷刑供出了朱乐海游击队的相关信息以及朱乐海家乡所在。\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0_45/35D98B84155302F71576FCA2AAE97974F2D9AF51_w600_h542.jp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90.33333333333333%;" />\u003c/p>\u003cp>10月27日,已经被打得不能说话,不能进食的周玉海被押上汽车,让他充当向导前去逮捕抗日武装人员。\u003c/p>\u003cp>汽车走到台沟西山的时候, 康大房农民李德发正顶着装满蚕茧的筐子与日军守备队警戒哨撞个正着,结果被日军冲上去一刀便砍下了脑袋。\u003c/p>\u003cp>当听到汽车的轰鸣声后,台沟的百姓知道日本人来了,都赶紧往山里跑躲藏。不过还是有部分老百姓觉得自己没有参与抗日行动,日本人不会找自己的麻烦,呆在家里没有逃跑。\u003c/p>\u003cp>日军进入台沟村以后,将老百姓不论男女老少,统统从房间里赶到了村中心,并架起机枪对着百姓。\u003c/p>\u003cp>早已经被打得面目全非的周玉金此时整个头部都包着纱布,只露出了一只眼睛。日本人让他跪坐在车厢里,一个个地将老百姓拉到他的面前让他辨认。最后经过周玉金点头确认,梁海林、梁喜林、梁春芳、梁春山、梁广林、徐振鳌、徐振会、赵成明、朱宝福、刘大香、辛赫轩等11人被日军推上了汽车带走。\u003c/p>\u003cp>\u003cimg class="empty_bg" data-lazyload="https://x0.ifengimg.com/ucms/2020_45/E42F1B5168031FC896AA2D5C2C4FACAFFBF568FC_w600_h378.jpg" src="data:image/gif;base64,R0lGODlhAQABAIAAAP" style="background-color:#f2f2f2;padding-top:63%;" />\u003c/p>\u003cp>在汽车从台沟驶往安家峪的路上,又遇到了一个看到日军逃跑的百姓,不容分辨的将他拉上了卡车,此人名叫朱士元。他原本是最先发现日军汽车的,在村里奔跑着叫乡亲们赶紧躲避后,因准备沿着抚顺到本溪的大道前往邹家东沟躲避时被日军抓获。\u003c/p>\u003cp>日军进入安家峪村后又如在台沟村一样,将留在村子里的老百姓聚集在一起后,一个个地押到周玉金面前让他辨认。最终又将朱玉田、陈万兴、陈玉水、范长富、陈玉和、陈玉堂、朱士敏等七人押上了开车。这样前后日军共抓获了19人。\u003c/p>\u003cp>日军将这19岁三人一组,五人一串地捆绑起来,向海浪方向驶去。开到斑猫岭的时候停了下来,除单独捆绑的辛赫轩和朱士敏外,其余17人全部押下汽车,赶到一处山沟内用机枪全部处死。剩下的辛赫轩被拉回姚千户屯守备队后,因翻译求情后被日军当场释放,朱士敏则被日军关进了本溪监狱,几个月以后也死在了狱中。\u003c/p>
友情链接